的大石,需用机关开启,物由心小孩心性,有意

作者: admin 分类: 1号庄平台app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8-05-09 15:28

大杀一阵,也好过现在如蒙在鼓中般浑不知明将军意欲如何。

一抹晨光从林叶间透下,脚下的小路亦似镶起了天际边的绛红浅紫,一路上只见林萌匝地,晓风怡怀,景色悦目,草木轻扬。几人经了几日连续不断的战事,再亲眼见了杜四的惨死,本都是心中一片郁然,但此刻见到这如同仙境的美景妙色,不知不觉间都是心绪大畅,杨霜儿更是哼起了山间小曲,那有半分将临大敌的惶惑。

有了上次的经验,只用了半个时辰便绕出了那片气象森严的石阵,来到了幽冥谷中。一路上却仍是不见半个人影,且不时从路边惊起晨鸟,周围想来亦无伏兵,抬目眺处,已可从雾霭中隐隐望见英雄冢的那个亭子。

他们虽是绝口不提明将军,但各人心中都是一番猜测。眼见这方园数里不见一个人影马匹,亦看不到匆匆撤军的痕迹,都在思咐会不会是明将军故意下令不许人马进入幽冥谷,实难猜测其心意。可事到如今,亦只得将生死置之度外,见机行事。

物由心重回旧地,大是兴奋,忙着给几人介绍幽冥谷内的风物,又是说起那日初见时的情形,谈及杜四,俱是唏嘘一番。

林青眼望那亭上“天地不仁”的四个大字,心思一阵恍惚。想到自己本是身为京师八方名动之一,虽谈不上什么权势,却亦甚是风光。谁曾想为了这偷天弓竟然勾起满腹雄志,先是当着数千人面前给天下第一高手明将军下了战书,又是因杜四惨死,一箭射死与自己齐名的登萍王顾清风,与泼墨王交恶。纵是今日逃得此劫,日后且不说将军府会如何对付自己,亦要时时防备着京师中的缉捕,大概亦只能流落江湖,浪迹天涯,往日风光俱成昨日黄花,真真是造化弄人。偏偏此刻心中毫无半分悔意,但觉人生在世,若不能拼出这份血性豪情,做一番顶天立地的大事,更有何欢!是以这“天地不仁”四个大字方一入眼,更是觉得胸口如灌了杯老酒般涌起一股暖意,直欲跪拜于地,以敬谢天父地母,君临诸神……

其余人哪料林青的心中会有这许多想法,仍是言谈甚欢。

物由心大踏步走到那亭下的坟墓前,转过身来一躬到地,“我在这里呆了近十年也没有什么客人,今天有这许多的挚友登门,且让我好好招待一番。”

众人见物由心姿式如此夸张,俱是大笑。

那墓门本是一个几百斤番,先左搬右弄,解开了锁住的机关阳光隐隐斜透进墓中,映射着明将军颀长而沉雄的身影,在身后的墙上投下一道青黑的轮廓。随着明将军大步从墓中踏出,阳光从他双足、膝盖、大腿、躯干一路延伸上去,终现出那倾泻而下浓密的黑发、不怒而威凛傲的面容;那道影子亦从墙上落于地下,越拉越长,踽踽而动,恍若是一只从远古洪荒中放出的猛兽,张牙舞爪于他身下。

“物老快退开!”林青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提声喝道。

物由心立于墓门口,眼见明将军不紧不慢地行来,对自己视若不见,心中不忿,本是功集双掌,作势欲扑,耳中却听得林青的声音,再触到明将军静若池水的双瞳有意无意间的冷冷一瞥,饶是他素来胆大,心中亦是莫名的一寒,虽有不甘,却终不敢出手阻挡,错步让开。

明将军虽是信步而出,却挟起一股冲逼之势,直欲令人想后退数步以避其锋芒。

那一刻的幽冥谷中,只见周围青草芽嫩,树木叶翠,山风朗润,春色隽逸,处处鹅黄嫩绿,蝶舞蜂喧,正是一派早春盛景。而明将军的蓦然出现,却令良辰美景俱都黯然失色,纵是这黎明淡暖和熙的光彩,亦不禁使人毫无来由的一阵目眩。

明将军走出墓外,负手而立,森寒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,最后锁定在林青身上,却是不发一语。众人只觉他眼光有若实质,射处如中刀枪,面上虽都不动声色,心中却是一阵忐丐。

容笑风心知诸人都为明将军的气势所慑,强摄心神,大喝一声,“明将军堂堂朝庭命官,亦要做如此鬼鬼祟祟之事么?”

明将军冷冷一笑,“容庄主此言差矣,宗越孤身一人与诸位相见,依足江湖规矩,何来鬼鬼祟祟之说?此刻来得若是朝中的明大将军,你们身边早是围得水泄不通了!”

物由心闷哼一声,“机关王呢?若没有他我才不信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墓中?”

明将军道,“大军一入笑望山庄,毒来无恙依机关王之计率军士堵水,我则与白石径直来到此处,解开机关后待我入墓后便令白石重新锁上机关,回去交命。”

墓内更无半分动静,果似无人的模样,但众人心中仍是半信半疑,料不到明将军为何会舍易取难,独自来会他们,莫非他的武功真高到足有把握敌住五人的联手一击么?

杨霜儿道,“你如何知道我们要来此处?”

明将军傲然大笑,“因为我只给你们留了这一条路。”众人心中一冷,听明将军的言语,似是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,继而想到以机关王的能耐,只怕早就算出地道的出口,所以才在渡劫谷口不设一兵一卒,让他们能安然抵达此地。事到如今,没有人再敢小看机关王,更遑论这多年来稳居天下第一高手的明大将军!

物由心喃喃道,“若是我们不走地道呢?”

明将军冷然道,“那现在你们早就被乱军分尸了。”

许漠洋戟指大喝,“上次在引兵阁你故意让我等安心,却另派兵马绕道庄后埋伏,你分明根本就不想放过我们,却装出一副慈悲心肠,倒底意欲如何?”

明将军淡淡道,“不错,我本就不想放过你们,只是那时还不及调度兵马,若不是稳住你们的心,如何能一网打尽。若有漏网之鱼,岂不又要让我大费一番周折?”

杨霜儿亮出双针,“你现在与我们说话拖延时间也是在等大军合围吗?你且下令进攻吧,若不拼死一战我就不是无双城的弟子。”

“好一个女中豪杰!”明将军哈哈大笑,仰首望天,“我以往尚是不明白,以杨云清那华而不实的武功,为何无双城身处关中要地亦能久居不衰。现在看来,有女若此,当知其教诲有方,确是不可轻忽。”

杨霜儿先听到辱及父亲的武功,正要发作,却又听得明将军对其颇为推崇,一时分不清明将军的态度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将军如此拖延不知是何用意?”容笑风正色道,“若是妄想以言语动我等心志,只怕不但是徒劳无功,反会给他人留下笑柄。以为明将军在官场打了几年交道后便只懂得逞口舌之利了。”

明将军亦不动怒,“容庄主言辞锋利,改日倒要好好请教一番。我并非是拖延时间。若是要致你们于死地,只需一声令下,大军守在渡劫谷外,岂有幸理?”明将军看众人仍是一脸疑色,嘲然一笑,“我保证这周围五里内没有任何士卒,不知这样可会令诸,却不直接开启墓门,而是用右掌往那大石上按去,要用他数十年的精纯内力将这阔达六尺的大石推开……

掌才一触石面,便听得“格格”的响动不休,那大石果然缓缓朝里退去。众人见物由心举重若轻,看似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重达几百斤的大石推开,俱是纷纷叫好,杨霜儿更是满面兴奋,不停的拍掌,口中大呼小叫个不休。

而物由心却犹是保持着推姿,立于墓门口,动也不动一下,便如痴住了一般。

只有物由心自己心中明白,他刚才就根本不及发力,那方大石便若活物一般自动朝里退去。更令他心悸的是:大石的退势与他的出掌配合的天衣无缝,掌到门开,外人看来似是由他将大石推动,其实他的右掌距离石面一直保持着肉眼几不可察的一丝间隙,枉自他运起了几十年的内力,却是没有半分劲道落在大石上!

明将军那似远似近的声音从墓中悠然传出:“我虽是算定你们必会到此处,却已多等了半个时辰,林兄是不是太让我失望了?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